首页 学院概况 师资队伍 党群工作 规章制度 人才培养 科学研究 学生天地 招生招聘 合作交流 下载中心
学术公告
科研园地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科研园地
刘力波:美共新党章修订的动态思考与理性分析
作者:[]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02-10] 阅读次数:[830]
 原载《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5年第6期

 

美共新党章修订的动态分析与理性思考

刘力波

[内容提要] 在特定的政治生态和现实变局中,美国共产党第三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修订并通过了新党章,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研究如何在资本主义核心地带开展无产阶级运动理论与实践探索的重要契机。美共新党章修订中的主要论争集中于指导思想上“马克思列宁主义”术语的使用、组织原则上“民主集中制”的存废等方面。这凸显了在强调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过程中,能否依据美国特定的国情、文化和传统,处理好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美国具体实际的关系,促进二者的有机结合,这是美共面临的一个历史性课题。

[关键词] 美国共产党    新党章    马克思主义本土化

2014 6 月召开的美国共产党( 以下简称美共) 第三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对党章进行了新的修订。正如列宁所言,无产阶级政党的党章是“关于党组织的形式和规范的总的决议”,是“一致通过的组织规则”。① 科学的党章是保证全党在政治、思想上一致和组织、行动上统一的重要条件。对于党章的修订则反映了无产阶级政党对于社会现实问题、时代发展要求和自身前进路向的判断、把握与考量。创立于1919 年的美共作为世界无产阶级政党中的一支独特力量, 90 多年来虽历经波折与磨难,却始终顽强地在资本主义的核心地带守卫着无产阶级政党的阵地,探索着在资本主义高度发达的社会中实现社会主义的特殊道路。因此,对于美共新一次党章修订的关注和分析理应是当代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的重要问题。

一、新党章修订的时代背景

美共上一次对党章进行修订是在2001 年,十几年来,无论是国际发展潮流、美国国内形势还是美共自身情况都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从现实变化与思想转换的辩证关系来看,美共本次党章修订的时代背景主要体现于以下几个方面:

() “占领华尔街”运动以及弗格森事件彰显的机遇和挑战

2011 9 月美国爆发了“占领华尔街”运动,迅速波及数百个大小城镇,甚至影响到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一些地区。这堪称是自20 世纪60 年代美国争取公民权利运动以来最大规模的群众运动。这场运动旨在警示人们注意美国“99% 的老百姓与1%的富豪”之间贫富分化的不断加剧,并且表达了强烈反对美国政治权钱交易、两党政争以及社会不公正等方面的迫切诉求。虽然这场运动在持续多日后,最终以美国警方的强制清场而结束,但它的影响注定是深远的。从本质上看,“占领华尔街”运动集中体现了当代美国资本主义的社会失衡问题,而这一问题产生的根源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固有矛盾。因此,这场运动在新的时期尖锐地刺穿了资本主义发达国家表面繁荣的幻象。同时,以美国弗格森黑人青年被枪杀事件为代表,一年多来美国接连爆出警察杀死黑人的事件,引发全美范围的激烈抗议浪潮。从这些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根除种族歧视与社会不平等绝非易事,这将是美国面对的长期挑战,而弥合种族鸿沟则是美国中下层民众的强烈诉求。上述运动和事件带给美共的既有机遇也有挑战。一方面,它们极大地激发了劳工阶级和中产阶级阶级意识的觉醒,鲜活地展现出了当今美国中下层民众各方面的利益诉求和关切,同时也使他们经受了开展和参与群众运动的锻炼。但另一方面,从总体上看这些运动在一定程度上仍然是一种“群龙无首”的自发运动,带有一定的无政府主义色彩。因此,美共应该思考今后一个时期如何更准确地把握群众的利益诉求,并借助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等工具,在组织方式、斗争策略和手段方面对类似运动给予有效指导和支持,以促使其取得更好的效果。

() 美国总统选战陷入胶着状态的现实局面

新一届美国总统选战已于2015 年渐次拉开帷幕,而且竞争异常激烈,目前已陷入胶着状态。这不仅关系着美国政治格局的变化和各方面政策的走向,也直接关系着美共的发展环境。这是因为,在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根据两党制的政治框架预设,美共在选举中几乎没有独立竞选的空间。因此,美共目前采取的斗争策略是在选举中帮助民主党击败右翼的共和党,在此过程中发展壮大进步力量,以民主斗争推动阶级斗争,为实现社会主义准备条件。前美共全国委员会主席萨姆·韦伯( Sam Webb) 指出,民主党固然无法解决所有社会问题,但它的执政会使劳工运动获得相对更好的环境和效果,从而为深化新阶段的斗争创造有利条件。②这一策略自2006 年美国中期选举以来,在2008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以及2012 年成功连任中都体现出良好的效果,明显地打击了右翼势力。然而右翼势力及其政治代表也颇为强大,并且不断积蓄力量,准备重新夺回统治权。2014 年底美国中期选举,执政的民主党就曾全线溃败,而从目前的选情来看,民主党阵营内原本显得一枝独秀的希拉里·克林顿的优势,也在右翼竞争对手的攻势下削弱不少。如果民主党在新一届总统大选中失败,美国将又一次被右翼势力所主导。这将给美共及美国劳工运动的发展带来一系列不利局面。因此,美共此前对于党章的积极修订作为一种未雨绸缪之举无疑是十分必要的。

() 美共领导集体权力交接的关键时期

从党的建设和发展方面来看,美共近期最大的变化就是在党的三十大上进行了领导集体的换届,约翰·巴切特尔( John Bachtell) 接替萨姆·韦伯当选为党的全国委员会主席,相应的领导集体成员也进行了调整。萨姆·韦伯自2000 年起担任美共全国委员会主席,在理论研究与实践活动方面颇有建树,他的卸任标志着美共进入了一个新老交替的时期。对于政党来说,这是一个相对容易产生波动的关键期,而对于美共这样所处环境不佳、自身又较为弱小的无产阶级政党更是需要小心应对。尤其是,美共内部多年来路线斗争时有发生,而新的领导集体究竟在党的路线方面会采取什么样的主张,就成了一个广受关注的问题。因此,在党章中对相关理论问题进行阐释,表明新一届领导集体的观点、态度和立场是十分必要的。回顾历史,美共上一次的党章修订就是正值领导班子的新老交替之时,在萨姆·韦伯的带领下,根据世纪之交的新形势进行的。因此,在这样的关键期如何对党章进行修订,是关系未来多年美共组织、行动上的统一和一致的重要条件。

二、新党章修订的内容与论争

得益于美共在新党章修订过程中采取的民主讨论形式和互联网时代提供的种种便利,我们可以相对真切和全面地了解美共在党章修订前后的思想动态、观点争鸣以及发展走向。美共全国委员会为本次党章修订专门组建了党章修订委员会(以下简称修订委员会)。修订委员会成员在201311月至20143月间,每周至少集体碰面一次,开展修订工作。新党章修订初稿完成后,发布在美共网站上,供全党阅读,民主讨论,集思广益。讨论形式灵活多样,包括网络讨论、两次电话会议、一次网络调查、数次会议以及其他各种形式的交流。③修订委员会在充分听取各方意见,并不断斟酌、修改的基础上,于2014610日最终定稿。修订后的党章在美共三十大上正式获得通过。这次党章修订的主要内容,尤其是围绕这些内容所进行的观点交锋与论争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 在党的指导思想方面: 是否以及如何使用“马克思列宁主义”一词

本次党章修订中争论焦点之一就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一词的使用。与2001年美共党章(以下简称2001年党章) 明确指出“党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原理”不同,修订委员会在《新党章初稿》(以下简称《初稿》) 的前言中写到,“在20世纪中,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共产主义者都秉持着闻名遐迩的马克思列宁主义”④。这一表述方式相对间接,而且“马克思列宁主义”一词在整个《初稿》中也仅出现了这一次。然而,围绕初稿的进一步修改,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仅有的一次使用仍然产生了激烈的辩论。一些人坚决反对使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提法,认为使用这一提法是愚蠢的,非常没有必要,会掩盖其他社会主义理论家的贡献,而且意识形态色彩太过明显,不利于人们接受。同时,持这种观点的人根据美国的历史文化传统举例说,美国的开国者们受了霍布斯和洛克理论的很多影响,但人们在美国宪法中看不到“霍布斯主义”或者“洛克主义”的提法。⑤与之针锋相对,另一种观点坚决支持使用“马克思列宁主义”,而且认为相比于2001 年党章中多次明确使用“马克思列宁主义”一词,这次《初稿》中仅出现一次是一种难以容忍的倒退。这种观点认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理应是我们的信仰,美共和她的成员们就应该有这种高远的追求,为做一名共产主义者、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而自豪”⑥。进一步说,“如果美共仍然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就应该旗帜鲜明地表明自己的信仰,维护共产党的自我尊严”⑦。此外,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虽然《初稿》没有较多地使用“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一术语,但在内容上却完全忠实于马克思列宁主义。⑧在这种激烈论辩中,修订委员会不断进行权衡和折中。最终,在《新党章定稿》(以下简称《定稿》)中,伴随着对前言部分的大幅压缩,“马克思列宁主义”一词被彻底删掉了,换言之,《初稿》中仅使用过一次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被彻底删除,替代的说法是“我们根据美国的历史、文化和传统,运用由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以及其他理论家创立发展的科学理论”⑨,以及“我们接受社会主义的科学观点和愿景的指引”⑩。根据《修订委员会关于修改情况的报告》中的解释,这一改动是鉴于争论过于激烈而采取的折中提法。显而易见,反对直接使用“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一术语的声音是非常强的,以至于在一些人建议将《初稿》第三章第四条“党员应积极参加党组织的活动以增进对政治知识的理解”一句中原来较为模糊的“政治知识”明确界定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时,修订委员会最终选择用“科学社会主义”替换了“政治知识”。11而且这也是“科学社会主义”一词在《定稿》中仅有的一次使用。美共领导集体对于这些观点博弈的态度反映了什么样的思想走向,以及相关的修改和变化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是值得深入思考的。

() 在党的组织原则上:“民主集中制”一词的存废之争

对于“民主集中制”一词的取舍是本次美共党章修订的又一个争论焦点。根据《初稿》的修订说明,修订委员会对于“民主集中制”一词在新党章中的使用进行了大量研讨,才作出了修订。与2001年党章比较,《初稿》的改动主要包括: 其一,美共在2001年的党章前言中坚定、明确地指出“我们的党是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组织起来的,这能使民主的讨论与决策和统一的意志与行动实现最有效的结合,从而确保我们在阶级斗争中能够充分发挥自身的组织力量”。12而在《初稿》前言中,这句话被删掉了,也就是说在反映美共性质、指导思想、奋斗目标等内容的党章前言部分没有提到“民主集中制”。其二,2001年党章第二章第一条中专门指出,“共产党的组织制度建立在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基础之上,这意味着党的决策一旦通过民主程序最终确定下来,所有党员就有责任坚定地执行”,13并且还用一些文字对民主集中制原则的意义作了进一步解释。而在《初稿》中,修订委员会对这一条仅进行了简略化的解释,即“文中提到的这一原则被一些群众组织在实践中为了促进民主决策和统一行动而采用。从历史上来说,这一原则就是众所周知的民主集中制”。14这种对民主集中制原则的叙述是一种较为间接的方式,只是说历史上这种原则被称之为“民主集中制”,对于今天美共是否旗帜鲜明地坚持这一原则语焉不详,相较于2001年党章对此的叙述,在语气和态度上明显软化、模糊了许多。其三,2001年党章第二章中有专门的第五条指出,“民主集中制的原则要求党的领导和成员将少数服从多数作为必须履行的义务”,而且“这是党的领导和成员都必须为之所约束的共同纪律”,15并对此进行了解释和强调。而在《初稿》中,这一条及相关内容被完全删除。在《初稿》公布后,一些美共党员对这些修改提出了强烈质疑,主要的观点就是新党章对民主集中制及其相关内容的删减、弱化是不恰当的,这将会导致美共走向一个背离自身应有意识形态的错误方向,并造成美共的分裂。但是,修订委员会经过种种考虑,最终在《定稿》中完全维持了上述修改。

() 在其他修订内容上的考量与博弈

除了上述两点争议颇大的修改外,还有一些改动争议相对较小或没有争议,但也都鲜活地反映了美共党内的思想变化,主要包括: 其一,本次党章修订重写了前言部分。在《初稿》和《定稿》中,前言部分都有一个副标题,即“将人与自然的利益置于利润之上”。虽然在美共三十大最终通过的新党章里删掉了这个副标题,但在前言的内容中,这一主旨被保留下来。这突出地反映了“人与自然”成为美共批判资本主义、美国帝国主义的危害和阐释自身奋斗目标的两个重要维度。例如,新党章前言中写到“资本主义受自身对利润的贪婪欲望所驱使,荼毒世间的土地、海洋和空气。它为了使全球的财富转移到极少数亿万富翁手中而将人与自然看得一钱不值”。16这反映了美共对当前美国社会矛盾中较为突出的方面以及美国中下层群众利益关切的重点把握,并将成为未来多年美共斗争策略与政策的主要着力点。其二,相比于2001年党章,本次党章修订在第三章中删掉了有关党员不交党费就将被开除的规定。按照修订委员会在《初稿》修订说明中的解释,这样修改是因为在现实中已经出现了许多不按时缴纳党费的现象。17换言之,这条纪律早已名存实亡了。而在《修订委员会关于修改情况的报告》中则进一步说明,修订委员会希望党员是由于自身的政治信念而自愿缴纳党费,而不是通过行政手段强制缴纳。18对此修改,有党员提出反对意见,认为坚持这项纪律很重要,“一来可以让打算加入我党的人员认识到这是一个严肃的组织,如果这些人仅仅因为不愿意交党费就放弃加入,反而是我党的幸事; 二来可以使我党的活动经费更加宽裕”。19然而,修订委员会最终维持了《初稿》中的修改。其三,新党章力图在巩固美共全国代表大会和全国委员会的权威性的同时,采取一些更灵活、宽松的政策。例如,一方面新党章在第五章中郑重声明,“全国代表大会具有建立地区性党组织的唯一决定权”,20在第七章中明确指出,“全国委员会可以酌情将权力与责任赋予由其建立的下属机构及其工作人员”21;另一方面,经过大量激烈辩论后,修订委员会决定将全国委员会委员的党龄最低要求从三年减少到一年,并且删除了党员成为州代表大会代表和州委员会委员的最低党龄要求。22此外,在新党章修订过程中,修订委员会否决了一些人关于取消入党最低年龄18周岁限制的建议,但注意了在扩大党的群众基础方面,根据美国社会复杂的族群构成实际情况加以更全面的覆盖。

三、对于新党章修订中若干问题的思考

综观美共此次党章修订,可以发现在特定的时代背景、政治生态和现实变局之下,美共在其生存实践中面临着一些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其核心就是如何实现马克思主义的本土化或者说美国化。萨姆·韦伯的前任,美共全国委员会前主席格斯·霍尔(Gus Hall)曾指出,“我们坚信美国的社会主义应植根于美国的传统、历史、文化和国情。因此,它必将有别于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的社会主义。它必将是具有美国特色的”。23然而,在强调本土化的过程中,能否处理好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美国具体实际的关系,促使二者实现世界社会主义与国际共运紧密结合、互相助力的有机耦合,则是美共面临的一个历史性课题。从当前来看,有几个方面的具体问题需要探索。

() 如何在对社会主义充满“成见”的社会氛围中高举马克思主义的旗帜

旗帜问题对于一个无产阶级政党而言尤为重要,共产党就应该高举马克思主义的旗帜。然而,美共在这方面却面临着异乎寻常的困难。本来社会主义在美国这样一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是应该获得较多发展机会的。但事实上,自从社会主义思想诞生之日起,就从未真正进入美国思想的主流。美国的无产阶级也倾向于选择劳联这样的工会,只想通过暂时的抗争尽早进入中产阶级行列,而很少考虑推翻资本主义制度。24由于这样的原因,再加上美国政府长期以来不遗余力地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社会主义国家大加挞伐、丑化诋毁,使很多美国人持有一种根深蒂固的不利于无产阶级斗争的“合法偏见、宪政偏见和资产阶级的民主偏见”。25因此,正如恩格斯所言,“在一切意识形态领域内传统都是一种巨大的保守力量”,26美国很多普通民众对于马克思主义形成了一种现代解释学意义上的“成见”。美共在本次党章修订中,着眼于进一步扩大自身群众基础,并巩固与历史上曾倾向于排斥左派的劳联等组织的统战关系,而采取了大量删减诸如“马克思列宁主义”、“帝国主义”、“国际主义”等术语从而淡化意识形态色彩的做法。从美共发展史上看,这是一个老问题,有过多次反复。2001年党章修订时增加了在1987年党章中所没有明确提出的“党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原理”。而本次的修改是意味着一种倒退,抑或只是一种策略性的以退为进,这种选择是否“将会导致根本性的方向错误”,27都值得审慎地思考。

() 如何在美式自由民主传统和无政府主义思潮冲击下坚持民主集中制

众所周知,美国的自由、民主传统十分浓厚,与其建国、发展的历史密不可分。而自由与民主相比,前者是更为深层的核心价值,后者在一定程度上是实现前者的途径。因此,美国的一些精英总是担心民主会导致“多数人暴政”,从而侵犯作为美国立国之基的自由。这种对自由的极端追求深深蕴含于美利坚民族的社会心理之中。而民主集中制要求少数服从多数、下级组织服从上级组织、个人服从集体、全党服从中央。这些要求显然与美国很多社会成员固有的近乎极端的自由观念有区别和冲突。而且,由于受近年来有所回潮的传统无政府主义以及借助互联网迅速兴起且不断扩散的网络无政府主义的影响,很多美国社会成员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反权威的意识和情绪。伴随着近年来美共党员的补充,上述思潮在美共内部造成了不少负面影响。新党章第二章第三条中就专门增加了这样的内容,即“我们希望对有关决定持不同意见的党员通过正常渠道上诉,并且即使在上诉过程中,也不要作出有组织地反对或者公开破坏决定的行为”28。根据《初稿》修订说明,之所以增加这些内容,完全是由于当前现实中已然出现了很多问题。29由此可见,由于追求极端自由所造成的无组织、无纪律现象还是颇为严重的。然而,美共在这一问题的应对上面临着两难境地。一方面,为了解决上述问题必须加强民主集中制的贯彻执行,但另一方面又担心这样做会造成一部分党员的逆反心理和抵触情绪,从而影响美共的稳定和发展壮大。当前美共正急切地“寻求组织和团结包括参与草根运动与劳工组织、民权与黑人生命价值运动(Black Lives MatterMovements)、环保运动以及为了捍卫自身权利而斗争的所有群众”30。因此,我们才在此次美共党章修订中看到了一些矛盾之处,而如何权衡利弊,在坚持原则与适应传统之间寻找平衡点,无疑呼唤着美共自身的理论与实践创新。

() 如何在美国政党政治文化的裹挟中保持无产阶级政党的特色

从世界范围来看,美国既有的以两党制为内核的政党政治文化是颇具特色的。美国的两大党始终是一种精英党(cadre party),而不是大众党(mass party)。大众党一般都有指引自身前进方向的党章,有较为固定的按时缴纳党费的党员,有经常开展活动的各级党组织。而美式精英党却没有党章,只有每次为竞选临时提出的政纲; 也没有相对固定的党员,只有在选举时把票投给某党候选人的“党人”;更没有严密的党组织,只有为筹备下一次选战而搭建的平台。美国政治教科书对政党的定义也是一种“有组织的行动”,而不是一种组织。31然而,无论在历史上还是现实中,无产世界社会主义与国际共运阶级政党都是大众党,美共也不例外。因此,美共所处的环境十分复杂,它要直接面对四年一次炒作的如明星选秀般热闹喧嚣的总统大选的影响,这种美式精英政党文化借助发达的大众传媒系统铺天盖地、无孔不入地裹挟着人们。这无疑会使一些美共党员在加入或者退出党组织的严肃性、在按时交纳党费的重要性以及参加各级党组织活动的积极性方面产生一些模糊、错误的认识。在党章修订中,我们看到了美共在这方面遇到的困难和挑战。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共应该改变当前积极参与总统大选投票、支持民主党胜选的选举策略。从当前来看,这一策略是十分必要的,因为普选权是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绝对“不应该忽视的新的武器”。美共所要做的应该是进一步探索如何趋利避害,更好地发挥这一策略的正效应。

注释:

①《列宁全集》第2 版第9 卷第147 页。

Sam WebbOn the Road AgainReport to theNational CommitteeNovember 10th 2007 see from http: / /www cpusa org /on the road again /

③⑨⑩ Constitution CommitteeNew CPUSA Constitution( final draft) June 10 2014 see from http: / /www cpusa org /draft new constitution /

    ④⑤⑥⑦⑧121314151719222729 Constitution Committee1st Draft New ConstitutionApril 7 2014see from http: / /www cpusa org /1st draft new constitution /

  1118 Constitution CommitteeReport of Constitution Committee on Proposed Changes to DraftJune 10 2014see from http: / /www cpusa org /report of constitution committee on proposed changes to draft /

16202128 CPUSA ConstitutionJune 15 2014see from http: / /www cpusa org /cpusa constitution /

    23 Gus HallSocialism USASeptember 20 2001see from http: / /www cpusa org /socialism usa gus hall /

    24学界对于美国社会主义发展困境深层原因的研究,最早和最有代表性的成果是德国学者维尔纳·桑巴特所撰写的《为什么美国没有社会主义》一书。

25《列宁选集》第2 版第4 卷第211 页。

263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 版第4 卷第263 页,第324 页。

30Rick NaginThe American People Are Hungry forChange July 16 2015 see from http: / /www cpusa org /the american people are hungry for change /

 31参见王绍光《序: 剖析美国两党制》,载于赵忆宁《探访美国政党政治———美国两党精英访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 年版第I V 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2011- 陕西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版权所有 Design & Support 技术支持:新势力网络